静静的辽河?下部第17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yaboapp 亚博游戏手机网页版登录 亚博娱乐客户端 都市yaboapp 言情yaboapp 历史yaboapp 军事yaboapp 穿越yaboapp 网游yaboapp 科幻yaboapp 灵异yaboapp 同人yaboapp 竞技yaboapp 重生yaboapp
yaboapp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yaboapp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yaboapp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yaboapp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yaboapp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yaboapp
258文学网 > 玄幻yaboapp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书号:27996 更新时间:2014-3-24?
下部第17章
  “嗨,这个老软大啊,尽瞎逗孩子!”一个妇女抹了抹我的泪水,指着老者对我说道:“力,你不认识他吗?他是你八爷,是你爷爷的亲兄弟!”

  “来,大孙子。”八爷将灌白酒的小酒盅,推到我的面前:“来,大孙子,喝一杯!”

  “哎呀。”众人嚷嚷起来:“这个老软大啊,都一大把的年纪了,还是没正经,他才多大的孩子啊,就灌他酒喝,这要是把酒练会了,喝到哪天才是个头哇!”

  “嘿嘿。”八爷不以为然地说道:“嘿嘿,我第一次喝酒的时候,还没他大呐,我们老张家就这样,从小就得练酒,这是梗横,来,大孙子,别管她们,娘们喳喳的,咱爷俩喝酒,老张家接户口本的种子,哪能不会喝酒呐!不会喝酒,就不算是老张家的种!”

  我抹了抹眼睛,缓缓地低下头去,细细地嗅闻一番酒盅里面的白酒,啊,从那呛人咽喉的气息里,我莫名其妙地品味出一种人的醇香,我立刻兴奋地端起小酒盅,在八爷热情洋溢的怂恿之下,一仰脖,咕噜一声,便倾倒进稚的喉咙管里。

  哇,我的老天爷,辣死我啦,当灼人心肺的高度白酒经食管时,产生一种难耐的烧灼感,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几下,眼睛里涌出数滴苦涩的泪水,八爷见状,喜笑颜开地冲我竖起了大姆指:“好样的!”八爷满意地冲我晃着肥胖胖的大姆指:“好样的,是老张家的种,来,再干一盅,嘿嘿。”

  “快。”一个妇女夹起一块香肠:“快,快,吃点菜,。”

  “二…姑…”在八爷的鼓捣声中,我大大方方地端起了酒盅,望着呛人的烈白酒,我深情地呼唤一声:“二…姑…”然后,咕噜一声,脖子一扬,我又将一盅烈白酒,痛痛快快地倾倒进咽喉里,顿时传来一阵难耐的热辣,烧灼得我不自觉地再度滚出滴滴泪珠。

  “二姑,二姑。”第二盅烧酒下肚,我顿时昏昏然起来,着酒气的嘴巴不停地念叨着:“二姑,二姑…”

  “哎哟,这孩子喝多了。”

  “老软大真没正事,把孩子给灌醉了!”

  “二姑,二姑。”我不知依偎在哪个女人的怀里,手舞足蹈地呼唤着:“二姑,二姑,二姑,唔…”

  “完喽,完喽,这孩子喝醉了!”

  “嘿嘿。”八爷冲我微笑着,我渐渐地感觉着有些坐立不稳,抬眼再看看八爷,嘻嘻,眼前的八爷,非常可笑地变成了四只眼睛,两张嘴巴,我正说些什么,突然,身子一软,咕咚一声,向旁边瘫倒下去。

  “哇,他真的喝醉了!快,快,快扶住他,别摔着。”

  “二姑,二姑…”当我再次睁开红通通的双眼时,发觉自己死死板板地横陈在家热滚滚的土炕上,由于身体长时间没有翻动过,紧贴着苇席的脊背被灼得又痛又酸,我的脑袋依然一片昏沉,两只耳朵嗡嗡作响,我吃力地转动一下身瘫软的身体:“二姑,二姑。”我一伸手,摸到一件东西,我抓到眼前一看,是二姑没有纳完的布鞋底,触物生情,我哆哆嗦嗦地握着布鞋底,顿时泪面:“二姑,二姑。”

  “大侄。”老姑悄悄地凑到我的身旁:“你醒喽,刚才,可把人吓坏了,以为你不得醉个好歹的!”

  “哼…”我啪地将布鞋底狠狠地抛掷出去,恰好走进屋子里,布鞋底咣当一声,击打在的身上,拣起了布鞋底:“这小子,还没醒酒呐,又耍酒疯喽。”

  “二姑。”我又抓过二姑用过的铁锥子,叭地甩到地下,地坐到我的身旁:“哎哟,这身上,咋这么热啊,这个老软大,不干好事,看把我大孙子给灌的,等我见到他的时候,非得好好地损损他,这是什么爷爷啊!”

  “二姑。”我继续歇斯底里的喊叫着,尽力地按住我:“菊子,快,买几个冰去,给小力子去去火!”

  重病的爷爷吃力地爬到我的身旁,拽过一条巾,盖到我冒火的额头上:“敷一敷,给他敷一敷,能好受些!”

  “哈。”屋外传来八爷那熟悉的憨声,旋即,便闪进他那矮胖的身体,我循声望去,八爷拎着布口袋,笑容可掬地坐到炕沿边:“大孙子,醒酒了,八爷看你来啦!”

  “远点扇着吧。”皱着眉头,佯怒道:“老软大,还有你这么当爷爷的,把孩子灌成这样!”

  “嘿嘿。”八爷乐合合地说道:“没事,没事。”说着,八爷从布口袋里掏出一瓶白酒以及香肠、花生米等佐酒的食物:“来,大孙子,再透透就好了!”

  “啥。”瞪大了眼睛:“老软大,还让他喝啊!”

  “五嫂,你不懂,喝醉之后,再少喝点,透一透,就好了,如果不好好地透透,以后,就再也喝不了酒了,一闻到酒味,就要吐!”

  “那更好,一辈子不喝了,才好呐!”

  “那,哪成啊!”八爷说道:“大老爷们,不喝酒,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五嫂,快,放桌子!”

  “唉。”叹了口气,搬来了饭桌:“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八爷拿起小酒盅,斟呛人的白酒,然后啪地一声放在我的面前,同时,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来,大孙子,少喝一口,透透,就好受多了!”

  “。”我拽着的大手掌,问道:“,八爷为什么叫老软大啊,这名字太可笑了!”

  “哦。”耐心地解释道:“你八爷很随和,没有脾气,跟谁都大大咧咧、嘻嘻哈哈,软软乎乎的,所以,人们都叫他老软大!”

  “嘿嘿。”听到的介绍,八爷冲我微笑道:“嘿嘿,大孙子,喝吧,喝吧,再喝点吧!”

  在八爷慈详的目光中,我端起小酒盅,淡淡地呷了一口,哇…滴滴白酒进肚,在二姑结婚宴席上,第一次饮酒时那种无比痛苦的烧灼感,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随之而来的,是一种不可言表的、不可名状的兴奋感和,那浓烈的酒香,在我的口腔里长久地缭绕着,我转动起血红的舌头,饶有兴致地着、回味着,同时,伸出手去再次将斟白酒的小酒盅端了起来。

  “大侄啊,少喝点,别见酒就没命!”老姑以长辈的口吻,煞有介事地训斥我道:“哼,真是老猫炕上睡,一辈留一辈,老张家的小子,个保个都是大酒包!”

  “没事。”我有成竹地回答道:“没事,这算什么啊,往肚子里一倒,不就完啦!”

  “哈哈。”听到我的话,八爷得意地竖起了大姆指:“对,不就是往下灌吗,下坡。”

  “小力子啊。”爷爷裹着棉被,坐在桌旁,他指着痛饮着的八爷,向我介绍道:“大孙子,你八爷,是我的亲兄弟!”

  爷爷简要地讲述道:“早头哇,你的大太爷、二太爷,亲哥们两个,从关内一路逃荒,最后,定居在辽河边的这片大平原上,开荒种地,娶生子,安家立业,可是,你的大太爷娶了你大太后,却久久不能生养,急得大太爷望眼穿。而你的二太爷,亦就是我爹,则生了八个儿子,你的爷爷我位列第五。没有办法,你的大太爷只好又娶了个二房,亦就是你新大太,可是你的这个新大太依然无子也无女,看来,这不是你两个太的过错,责任完全在你的大太爷身上。没有办法,你的大太爷就跟你二太爷商量,过继吧。”

  “过继?”我打断爷爷的话:“爷爷,什么叫过继啊?”

  “就是,就是。”爷爷解释道:“就是你大太爷向你二太爷讨要一个儿子,为自己养老送终,这就是过继。哥哥向兄弟要个儿子,哪有不给之理,何况我爹有八个儿子呐,可是,好儿子我爹又舍不得,干脆,借这个过继的机会,顺水推舟,将不务正业、好吃赖作的八儿子过继给了你大太爷。”

  “嘿嘿。”听到爷爷的话,八爷嘿嘿笑了起来:“嘿嘿,我不听话,我不学好,我爹不喜欢我,把我推给了大伯!”

  “哼。”羡慕道:“老软大,这更好,过继给你大伯,你一个人独享老张家的一半家产,而我老公公的七个儿子,却只能均分另一半家产。老软大,你的命可真好啊!”

  “嘿嘿。”八爷双手一摊:“一半家产,啥用哇,我现在,连块砖都没有了!”

  “老八啊,你呀,怎么说你啊,才好呐!”爷爷感叹道:“大孙子,你大太爷故去后,没人管了,你八爷可就成了,吃喝嫖赌,什么都干,把房子、地,都祸害光喽。”

  “嘿嘿。”八爷不无自豪地说道:“祸祸光了,这才好呐,否则,解放了,也得分掉,还得戴上一顶地主的帽子,挨批挨斗,没准,还得挨打呐,嘿嘿,解放的时候,我刚好输光了所有的房子和地,嘿嘿。”

  “大孙子。”爷爷拍了拍八爷的肩膀:“解放前,八路刚来的时候,你八爷就偷偷地参加了共产,在城里开了一个饭店,给八路通风报信。”

  “嘿嘿。”八爷笑道:“五哥,这可是脑袋别在带上的买卖啊,有一年,我的同伴冒充一个商人的儿子,结果让国军识破,被大卸八块,脑袋挂在城门上示众,胳膊、腿扔到护城河里,真惨啊…”

  “老软大。”说道:“现在,你行了,当干部了,每月的饷钱都不打捆啊!”

  “嘿嘿。”八爷指着肥脑袋说道:“五嫂,这,可都是用脑袋换来的啊!”

  “老软大。”不屑地说道:“你啊,有多少钱也是白扯,你这一辈子,总也长不大啊,每月把饷钱领到手的时候,便邀来一群狐朋狗友,喝大酒,不到喝醉的时候,是不能放下酒盅的,喝醉之后,就晕晕糊糊地跟人家耍大钱,唉,老软大啊,好钱,你是没少输啊。

  “嘿嘿。”八爷摊开双手,做出抓牌及打牌的样子,然后,双手一并:“嘿嘿,我就是喜欢玩麻将,啊…十三张牌往眼前一摆,那心里,别提有多敞亮喽,嘿嘿。”

  “哎哟。”三叔走进屋来,看到已经微醉的八爷,笑嘻嘻地说道:“八叔,喜欢玩,三侄陪你玩玩!”

  “嘿嘿,好啊,可是。”八爷有些失望地说道:“哪有麻将牌啊!”

  “八叔。”三叔掏出一副扑克牌:“八叔,没有麻将牌,咱们就玩会扑克吧,老疙瘩啊!”三叔冲着正在院子里劈柴禾的老叔喊道:“先别干啦,来,歇一歇,陪八叔玩一会!”

  我产生了意,咕咚一声,跳到炕下,匆匆跑出屋子,站在房山墙处,掏出了小,三叔与老叔站在我的附近,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三叔对老叔说道:“老疙瘩啊,八叔又喝得差不多了,咱们好好地合计合计,把他的钱,骗到手!”于是,三叔与老叔嘀嘀咕咕地咬起了耳朵。

  “八叔。”三叔与老叔一同返回屋子里,将扑克牌往桌上一放:“八叔,来,切磋,切磋!”

  “嘿嘿。”八爷放下酒盅,开始抓牌,三叔一边抓牌,一边与老叔眉来眼去,我呆呆地坐在桌前,热切地目睹着两个叔叔如何将八爷的饷钱骗到手。可是,让我捧腹的是,几番手,两个叔叔却被八爷杀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哼。”八爷握着花花绿绿的钞票,得意洋洋地笑道:“小子,别以为你八叔又喝醉了,跟你八叔玩这个,你们还是了点,嘿嘿,服不服?”两个叔叔输得两手空空,灰溜溜地走出屋子,八爷再次转向我:“大孙子,接着喝,嘿嘿,八爷最喜欢的事情,还是喝酒!”

  “喝,喝。”嘟哝道:“老软大,老软大,你啊,你啊,见酒比见老婆都亲,一喝上酒,不管谁到你家,你都得把人家拽上酒桌,不喝个烂醉,绝不放人家走,这不,见到小孩子,你也是一样,没完没了地喝、喝、喝!”

  “嘿嘿。”八爷乐合合地端起了酒盅:“大孙子,嘿嘿,来,喝,喝!”

  就这样,爱酒如命的八爷,一通神喝胡灌之后,非常得意地将我这个臭未干的小孩子,灌到另外一个世界。
( ← )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分手后的淫乱我的一家子全换妻之后的独人妻春雪我妻丁洁爱上丝袜熟女史上最淫婚礼水畔的莎草女儿的幸福色色白痴老师的真面目哥哥情人
免费yaboapp《静静的辽河》是由作者不详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玄幻yaboapp。更多类似静静的辽河的免费玄幻yaboapp,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玄幻yaboapp”专栏或全本yaboapp排行榜,完结yaboapp静静的辽河TXT下载的最新章节下部第17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